目前日期文章:200809 (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颱風天晚上,走在路上飢寒交迫。實在沒力氣造訪更遠的餐廳,我便在仁愛路上某知名餡餅店果腹。雖然稱不上好吃,以往的經驗都還過得去,今天卻是糟透了。炸醬麵,麵條碎碎的,口感很糊爛。這不是揉麵糰的時候粉的比例過低,就是煮麵水太糊或火太小,熱傳到麵芯的時候時間太久以致於表面整個軟爛。我吃著一碗像煮爛水餃皮的玩意兒,拌著炸醬,還有豆芽毛發出來的濃厚土味。

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讀過比爾.布福特《煉獄廚房食習日記》的人,應該都對奇楊第鮪魚有點印象。我照著他的描述,自行把小說當成食譜來看:豬肉用鹽醃漬過,再用白酒煮熟。取出,瀝乾以橄欖油浸泡。

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• Sep 24 Wed 2008 14:37

  銀黑色的馬車邊框烙在我眼中,那是我到現在還有模糊印象的。拉車的到底是不是馬德蘭市長租來的小白馬?我甚至有沒有看到馬都不記得了(但車總不會自己走)。身旁坐著市長和芳汀-也許是身旁,也許我只是跟在車旁飛的蒼蠅。我看不到芳汀的白髮和殘缺的牙齒,聽不到她那將喉嚨震裂咳嗽聲,看不到市長因阿拉斯監獄的苦役犯,良心的譴責在他臉上割下的焦慮。他們毫無瑕疵,看起來跟旁人並無不同。真要說,他們看起來比任何人都來的耀眼,比任何都令人仰望。

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老師上課講到波占奎(Bernard Bosanquet)對美的定義要符合三個條件,其中之一是「永恆的」-也就是說瞬間即逝的快感不算美。因此美食對波占奎來說並不是美的。老師要我們從生活中找符合條件的例子,但她早就把我最愛用的例子處死刑,當下覺得全完了。幸好最近發生了一件不幸的事(這句話富饒趣味)。不幸的是我很煩,幸運的是,它是個很好的例子。我不太會描述人的外表,這點讓我一直很羨慕莫泊桑。他有個很好的作文老師,福婁拜。不過主要是我自己懶,要不然福婁拜的訓練我自己也可以做-每天站在路邊,用數百字描述一個人。總而言之我不知道該怎麼描述這位可愛的女孩,只有一個很不負責任的形容詞-可愛。「『可愛』是精疲力盡之後留下的無可奈何的痕跡-一種語言的疲乏。」我不能不贊同羅蘭巴特,除了他的性向。撇開外表的描述不提,受到的影響絕對是深刻長久的。我最安全的避難所,咖啡店和小說也遭到了攻擊。當《悲慘世界》的馬呂斯在公園遇到柯塞特,隨後幾天她消失時,馬呂斯的心情讓我想跳過幾頁,又忍不住在這頁呆了好久:

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前幾天認識一位廚師,試吃幾道他做的菜。由於我向來不吝於給別人面子,便做了很保守的評論。回家想想,當下我實在太善良了。如果有人問我多少價格能接受那些菜,我只能回答:「你願意用砂紙打磨你的舌頭嗎?」。

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我在網路上看到一篇徵筆友的文章,標題雖寫明「已徵到」,我仍無法抑止寄信的衝動。讀到一篇和自己想法契合的文章,遠比微風碰巧帶來的花香嗅入鼻子更難得。因此,我不顧那「可能不會收到回信」的婉轉說法,堅持寄出一封信。

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  上禮拜五在大葉高島屋發現好東西。沒錯,貨真價實的portobello!在外國食譜上常常出現,這是第一次見到它本人。長得很可愛,帶有一股濃濃的潮濕味。我沒有單獨吃它,煮熟以後味道很像香菇,但香氣更深厚。

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