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我不把無病呻吟的寫作當一回事,轉而投靠聽覺味覺等不用大腦消化的感官刺激時,情感就會變的很頓。

  某朋友很疑惑為什麼有人遇到條件不錯的異性,卻一點興趣都沒有。以夢想之名讓自己過分理智時,感情往往被解釋成某種匱乏。與其說想追求一個人,不如說是追求一種特質。愈是忙碌就愈是如此說服自己,但心情平靜時就更是空虛。

  有人因為我會做菜就認為和我在一起的人一定很幸福。所以我偶爾厭惡自己會做菜,因為好的那面太容易被看到,但某些沉重到令人喘不過氣的部分依然讓人難以接受。若有人真的能以如此單純的想法來認識我並堅信事情就是如此,可能會讓我覺得會做菜愛做菜不是一件壞事。

  問起為什麼想學小提琴,我常以「喜歡它的聲音」來敷衍。但為什麼喜歡小提琴的聲音對我來說才是重要的問題。有人說小提琴是最接近人聲的樂器。它發聲的方式確實和聲帶震動十分類似。所以對一個不愛講話的人而言,一種可以替他發聲的東西當然很適合。學琴沒有什麼浪漫的理由,就只是這樣簡單而沉重。

  聽到朋友對一個有才華的同行感到可惜時,發現自己也好不到哪去。我討厭高不可攀的感覺,但把自己降得太低,即使口頭上說不在意,卻不能抹滅努力被踐踏的事實。目前身兼三職,但其中最花時間的兩份工作常常讓我覺得是孤軍奮戰。我總是無法了解,為什麼有權利讓事情變得更好的人要不是沒能力,要不就是不願意努力。為什麼有人喜歡過著今天心血來潮想做點什麼,但隔天又是日復一日的生活?這種人往往讓我火大,因此不斷在試圖打醒他們和自身難保之間徘徊。

  我也想吃大部分的人會吃的東西、讀大部分的人會看的書(雖然我想大部分的人都不愛看書)、聽大部分的人會聽的音樂。但顯然我已經被無藥可救的崇古心態給佔據了,所以常常不知道該如何和別人聊天,對認識新朋友、和舊識來往興趣缺缺。這使得我自認為和他人不同。

  很多人都覺得自己跟別人不一樣,但當你強烈希望自己做個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人以致於不得安眠時,你很可能真的跟別人不一樣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iiragi 的頭像
hiiragi

一位年輕廚師的畫像

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