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信我,它並不能讓你想睡覺。

  好幾次無法入睡,我都試圖在巴哈的音樂裡尋找良方。但直到現在,我始終不相信郭德堡變奏曲真的治療了伯爵的失眠。當每隻羊都長得不太一樣時,我會開始期待下一隻的出現,而郭德堡變奏曲正是一首這樣的曲子。或者說每首變奏曲都應該要是這樣,但郭德堡變奏曲更甚。巴哈的音樂永遠只會讓你專心在其中。

--

  卡農是一個迷人的漩渦,使你的腦袋不斷地在旋律當中流轉。直到最後一聲結束,你到了漩渦中心,停止了,卻渴望著更多的音符,而下一段變奏就開始了。你只能試圖在短暫的休止符當中尋求睡眠的機會。

--

  不知道多久,沒有著迷於活人的文字了;也不知道多久沒有,從一個活生生的靈魂那裡得到無法抑止的感動。我並沒有那麼享受孤獨,但此時我只想沉浸於「在寧靜中回味的情感」。別人的邀約就成了突然闖入音樂會殺風景的窸窣聲,我置之不理。

  於是我回到文字當中,卻感到現在流淚還嫌早,便開始練琴,希望在這首曲子當中聽見布拉姆斯所說的:「這首曲子,可以撫慰每個憂傷的心靈」。

--

  有人如此評論:聽了顧爾德演奏郭德堡變奏曲還想睡覺,這個人的音樂品味實在令人質疑。事實上,聽了顧爾德的演奏不會想睡,我認為聽其他版本也不應該想睡-特別是賈克.露熙耶爵士三重奏的版本。

  有趣的是,我如此喜歡這首曲子,但目前並沒有顧爾德的任何一張錄音。阿瑪替三重奏的琴聲卻在部落格裡綿延。

--

  「因為最根本的目的和理由,只能是上帝的榮耀和靈魂的淨化」我最景仰的作曲家如是說。

創作者介紹

一位年輕廚師的畫像

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Hermit2008
  • I was so impressed by the music you chose for your blog, Bach has the amazing power to bring the order, peace and serenity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