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禮拜參加活動,遇見了一位廚師朋友。超乎想像忙碌的工作導致一直沒有時間造訪他的餐廳,深感遺憾。另一樁憾事是他期待或許新工作能讓我在寫文章時,能有多一點見解。結果每到放假就昏睡了半天,剩下半天頂著沉重的腦袋一事無成。

  勞累的工作有一半是自找的。我沒有辦法待在一塵不染的環境裡,用些高不可攀的東西,服務那些收入有我兩三倍的人。根據以往經驗,能否在一個地方長時間工作,同事是否好相處似乎是最大關鍵。但這不代表有好的同事,我就可以接受某些不倫不類的東西(沒有影射哪裡,只是舉個例子;或者對我來說,大部分的地方都無法達到最低標準)。做一樣東西,業者第一個考量往往是:客人喜不喜歡;但我能接受的方式,只有做了一個自己能肯定的東西,我才有可能說服客人。從客人的口味出發對我來說是很匪夷所思的一件事,因為人對於味覺總是有過多的自信,甚至常常多到讓自己顯得愚蠢(有興趣的人,翻翻《瞎吃》這本書就知道了)。所以「生意人」多半會讓客人注意到他的有機蔬菜,卻對化學調味料隻字不提。但從自己的理念出發,會是條很辛苦的路-特別是當老闆比客人還難以說服的時候,你知道自己做的東西客人或許會喜歡,但老闆還是不喜歡(再次強調,這是我在很多地方會遇到的狀況,並沒有特別只哪裡)。所以,除了哪天不愁吃穿能自己開家店以外,我不期待在任何地方可以做我真正想做的東西。況且除了口味「不大眾」,適不適合更是個大問題(自家烘焙咖啡店賣佛羅倫斯牛肚,成何體統?)。

  一直以來給人一種帶有「食物潔癖」的形像,讓某些人對於我的新工作感到十分訝異。我得很殘酷地再次聲明,這裡-以及過去和以後有可能工作的地方-不會是個可以讓我實現理想的地方。我只能盡可能地像個沒有創造力的上班族,讓自己不要消耗太多,如此才有穩定的可能性。「現實考量」聽起來沒有辦法和我產生任何關連。甚至有些朋友覺得我因為不愁吃穿,才有本錢做「自己喜歡的事」。但毫無疑問地,這個最庸俗的理由,卻也是我最大的目的。除了那些在我生命中不得不會的技藝和知識-小提琴,以及數種語言-以外,試著承擔別人的夢想,也成了我踏入現實的理由之一。

  狂放不羈、無視於社會價值的生活總令人流連忘返。但,是時候向它告別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iiragi 的頭像
hiiragi

一位年輕廚師的畫像

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