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10558765

  在美食討論板上看到人在吵架,起因是一家疑似被部落客捧紅的店。

  這家店我沒去過,但擁護店家的那方是一個我相當瞧不起的人。我很在乎一個人平常怎麼吃飯,所以我盡力說服人們吃東西不應該思考太少。如果我們有此一榮幸,得到一個可以思考複雜問題的大腦,為什麼我們不用在正常的地方呢?很遺憾的是,社會之所以有問題往往在於人們在不該用腦的地方用腦,該思考的問題卻吝於給它一丁點的腦波。至於為何會發生這樣的問題,很簡單,因為人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,但不做該做卻不想做的事。我不太喜歡那位擁護者,因為他不只是對於自己所說的東西沒有追根究柢,確認其正確性,更讓我受不了的是發現自己文章有錯誤,別人提醒他以後才回了一句「第一時間就發現了,只是想說應該沒關係」。這種輕挑的態度讓我相當不爽,因為他只想享受自己喜歡的部分,也就是表達意見讓大家覺得自己很有品味,而不能對自己說的話負責:挑錯字也好,確認知識正確性也好,甚至語句的修飾,這些本來不就是寫字的人該負責的事嗎?

  如果光是以品味不佳來反駁一個評論者,想必會遭到某種民粹式的攻擊:「我只是分享,並沒有評論的意思。何況吃東西本來就是看個人口味,你不開心可以不要看。」如果我吃了這套,後面就沒什麼好講的了。而「理論上」,它聽起來也沒什麼大問題。

  問題就在這裡。

  我真的不知道,怎麼會有人在一個公開的地方「抒發心情」,然後被反駁以後,還會用一種「老子寫在日記的內容干你何事」的語氣回擊。覺得自己的思想不容侵犯,有很多方法可以守護自己的無知,但絕對不是在公共場所大呼小叫。你可以自己把錢丟在馬路上,還要責怪有人把它撿走嗎?你有權捍衛你的讚同,我也有權捍衛我的反對。但我知道,這對堅持和氣生財的人來講是相當難以理解的。

  一般來說,我不太在意一個部落客領了一家店多少招待。之所以這樣,是因為批評了也是自打嘴巴-我熟的店,也很可能會招待我些什麼(有時候甚至不只一些)。一個店家和顧客之間有超過商品買賣的關係絕對是好的,因為我們是有感情的生物,我們需要認同,也願意為認同我們的人付出更多。有理想的人經營一家店自然會這樣,因為他們找到了比錢更重要的東西:有人覺得他們的東西好,也知道好在哪裡,更願意讓其他人知道。由於這種難能可貴的認同感,我不排斥客人拿到某些好處,也很感謝願意給我消費以外好處的店家,因為這是一種信任。

  但我的認同,僅限於這些好處無法估價的時候。

  如果顧客對店家的認同可以估價,店家給顧客的好處是可以一張一張拿在手上數的鈔票,過去的潛規則,過去的默契,就會變得汙穢不堪了。沒有千里馬,沒有伯樂,沒有認同,沒有感動,只剩下一比一的交易。當虛偽的稱讚可以換來鈔票時,過去那種必須努力經營的價值便顯得一文不值了。我因為太喜歡一家店,花了四五六千字介紹,拿不到一點錢;想賺錢的人隨便唬弄,可能就進帳十幾餐的餐費了。此時前者的心情究竟如何,可想而知。

  有人說,工商部落格開頭就寫著斗大「試吃」兩個字,你不一定要看;有人說,你不在乎錢,他想賺錢,你仍可做你的井水,他去做他的河水。如果事情真的如此簡單,就不會看到工商部落格愈來愈多,清流部落格愈來愈少,也不會看到我在這邊長篇大論了。

  所以,這些人究竟是踩到我哪根腳趾頭?首先,很實際的是,我們都需要讀者(否則請你打開抽屜,拿起筆來,翻開你的小日記本)。對工商格來講曝光率相當重要-畢竟,應該沒有太多店想打別人看不到的廣告。一但有利可圖,逐銅臭之夫便爭相浮現。認真交作業的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像以此為業的人那樣「著作等身」,然後就會因為發文頻率低被遺忘,或是被埋在雲深不知處,永遠搜尋不到。讀者終究是這麼多,文章數量卻不是這樣。沒人讀的文章,寫了也是枉然。

  第二個會造成流失讀者打擊是,工商廣告有著不容小覷的侵蝕能力,讓你的大腦漸漸變得無法思考。當可以操作的拍照模式和重複的形容詞占據你的生活卻不自知時,會變成廣告怎麼說你就怎麼信。而這便是店家和工商格合力打造出來的美麗新世界。如果你還在引經據典,還在辭藻華美,你只能默默在一旁自認曲高和寡。大腦輕度受創者無法理解形而上的意義;重度受創者,則無法解讀字面上的意義。你寫的東西有內容,就沒讀者。

  而這種由店家主導的廣告方式,最後竟然產生了回擊。一家打著「天然酵母,手感烘焙」的麵包店可以靠著操作紅起來,這股熱潮便會回過頭來製造出更多「天然酵母,手感烘焙」-你都知道老師考試要考什麼了,還會傻傻地去研究更深奧的科學原理嗎?不能說沒有,但持續下去肯定會瀕臨絕種。於是,不管網路怎麼流傳那麵包根本就沒熟,仍一家接著一家開。

  我上個月去大埔現場時,其中一位受災戶很感動我們的探望。如同最近,當天熱的離譜,他便帶著一箱飲料給我們,怕我們中暑。看到茶裏王和多喝水的當下百感交集。前者大言不慚地說「消費者只會撿便宜」,並繼續賣他們的不明物體;後者則意圖剷除美麗的玫瑰花田和美味的筊白筍田。我不責怪他們買這些東西,不是因為他們是受災戶,而是他們是農民。在我看來,農民絕對是最無欲無求者。他們需要的也就是他們所生產的東西能給予的:活著。當心險狡詐者拿著農藥對著純樸的他們,他們相信了,因為害蟲不再來。過了好久好久,我們才發現回歸有機需要更多的力氣。所以毒害眾人的大公司產品,他們買單,他們該負責嗎?

  我們難咎其辭。因為我們受了教育,卻未曾在對的地方傷腦筋。今天我們批評職業軍人好吃懶做,痛罵他們因為被人民從被窩裡挖起來而不爽,卻未曾想過,公立學校的教育資源是從何而來的。他們吃人民種的米,我們讀人民蓋的學校,彼此彼此。

  問題未曾複雜過,也並非難以理解。圈子上到處都是結,端看你願不願意解開它,要不要繼續這可悲的循環。少花點時間排隊,少花點錢買一瓶水,多花點時間讀能幫助思考的書,多花點錢買認真種的菜。我們能做也該做的,不過如此簡單而已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iiragi 的頭像
hiiragi

一位年輕廚師的畫像

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Ann
  • 冒昧請問 此篇文章可以藉用分享嗎?
  • 沒問題!

    hiiragi 於 2013/08/23 18:36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ManMan
  • 你好,印象中看過你介紹pancetta的做法,但我連夜在你的部落格裡來回踱步卻還是沒有找到蛛絲馬跡,可以麻煩你再分享一次嗎?

    謝謝!

    祝好~
  • 您好,因為這個東西做起來很難標準化,先前或許有簡單描述做法,但都沒有很詳細的步驟。這裡我大略講一下:

    五花肉去皮,用肉重量3%的鹽和1.5%的粗磨黑胡椒醃漬。如果有真空包裝機最好,若是沒有的話,就用密封袋,盡可能將空氣擠出。我一次會用兩到三斤的肉,大概要醃四五天。肉醃漬完成以後用水(過濾水)把表面的鹽和胡椒沖掉,在重新敷上等重的胡椒。接著用個鐵架放在冰箱讓其每個面都可以通風,約一兩個禮拜即可使用。

    這是家用冰箱很粗糙的作法,因為熟成環境不是很理想(一般冰箱乾燥太快),所以做出來味道沒辦法很足(大約12度,濕度約70的通風環境,最後肉減重30%是標準狀態),但煮肉醬時增加風味還過得去。要注意的是環境要盡可能乾淨。

    hiiragi 於 2014/08/21 20:34 回覆

  • Kevin
  • 我想作者把人類的進化太理想化了,會思考的終究只是少數。盲從在古今中外人類社會早就是常態,中古世紀就有聽信謠言燒死女巫的荒唐行為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如果你的部落格人氣興旺,反而應該懷疑自己的文章是否太庸俗。如果市場註定要淘汰"天然酵母",作者又何須盼望拯救人類?或者,所謂的"有品味"本來就是因為不盲從來的,又或者,人類的品味及思考能力都用在選擇i phone上了?